賈躍亭又雙叒叕救回了瀕死的FF。

美國當地時間9月26日,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簡稱“FF”)發布公告,宣布與公司大股東FF Top(FF全球合伙人公司)就融資和董事會重組達成最終協議。

協議顯示,FF Top與FF正式達成了包括重組董事會在內的一攬子治理架構調整協議,FF創始人賈躍亭率FF合伙人公司成功重組公司董事會;同時,FF獲得來自Daguan和美國ATW Partners投資機構高達1億美元融資。


【資料圖】

根據FF公告,現任執行董事長Sue Swenson、原董事長(現任董事)Brian Krolicki將引咎辭職。

這意味著,賈躍亭與合伙人團隊重新贏得FF公司的控制權。

對于該消息,賈躍亭在27日發布微博稱,“撥亂反正、重回正軌,這是FF又一個重大拐點?!?/p>

從樂視到FF,從孫宏斌到許家印,下周回國的賈躍亭一邊被人罵作“騙子”,樂視大廈樓下擠滿了討債的供應商,另一邊,融資的消息卻不斷釋放出來,為賈躍亭的項目續命。

幾乎所有人都在好奇,永遠難產的FF和只會做PPT的賈躍亭,是怎么忽悠住那么多金主的?

樂視時代:坑了孫宏斌150億

一片嘲諷聲中,有人調侃道,“賈會計就是財神爺,準備在家里掛他的照片,拜一拜?!?/p>

復盤樂視傾塌的原因時,賈躍亭曾在內部信中說:“我們的融資能力不強,方式單一、資本結構不合理,外部融資規模難以滿足快速放大的資金需求?!?/p>

然而事實并非如此,賈躍亭是個非常會講故事的人,融資能力極強。

2004年~2006年正值樂視的初創階段,資本還沒有滲入,賈躍亭的融資來源主要是投入的自有資金,公司初始注冊的5000萬資金,賈躍亭一個人就占了4500萬。

但到了快速成長期,只靠個人,已經不能滿足樂視擴張所需的資金。2008年樂視網首次進行私募股權融資,匯金立方、同創偉業、深創投等參與投資,融資5200余萬元,推動了樂視上市的進程。

2010年8月,樂視網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發行股票2500萬股,又為其帶來了7.3億元的融資。

從最初單一的視頻業務,到涵蓋視頻、彩電、手機、體育、影業、汽車、金融等多個領域,樂視囊括的業務越多,賈躍亭融資越勤奮。

據《證券時報》報道,從2010年到2017年樂視資金危機爆發,樂視在7年內的融資額高達728.59億元,平均每年融資104.5億元。

直到2017年,樂視系資金危機已經全面爆發,賈躍亭依然找到了能為之輸血的白衣騎士——孫宏斌。

初次見面,賈躍亭就把孫宏斌忽悠成了“老朋友”。孫宏斌介紹雙方相識的過程時說道,“雖然認識時間不長,但一見如故?!薄傲牧似甙藗€小時,還喝了頓大酒?!睕]人知道兩人的談話內容,但僅僅幾十天時間,雙方就確認了合作。

2017年1月15日,賈躍亭與孫宏斌在北京出席戰略投資合作新聞發布會

此外,在一片唱衰中,孫宏斌頻頻為賈躍亭挺身而出,稱其為“一個有夢想、不平凡的企業家”,“有義無反顧的企業家精神”。

2017年1月,孫宏斌的融創中國斥資150億成為了樂視的戰略投資人。孫宏斌表示,150億元先解決非汽車的業務,汽車業務還沒時間看。

而在這筆融資中,孫宏斌也有自己的小算盤。據征探財經報道,樂視體系以發展產業為名,在重慶等地拿下的土地,包括重慶江北嘴中心的地塊,如果不是賈躍亭以在重慶發展實業為名拿下,孫宏斌要想在這里拿到黃金寶地,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融創注資僅半年,賈躍亭留下了“下周回國”的一句笑話,瀟灑跑到美國去造車。曾經的金主們成了爛攤子的接盤俠。

孫宏斌的投資是貨真價實的,據當時的報道,截止到2017年3月,兩個月的時間里,融創方面已將124億元打到樂視的賬上。

但是,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樂視被爆出的欠款遠比孫宏斌投資的150億元要多。據36氪當時的報道,需要償還的總欠款大約達到343億。

孫宏斌無力回天,只能黯然辭職離場。

2018年3月,融創中國在業績發布會上表示,“樂視是一個失敗的投資,165億都虧損,計提為零了,這早已不是壯士斷臂,而是斷頭?!?/p>

被坑的還有另外一個知名人物,韜蘊資本創始人溫曉東。他不僅給予賈躍亭數以億計個人巨額借款,還在樂視系繁榮與崩盤更替的時刻,“接盤”原屬于樂視旗下的易到用車。

但是,韜蘊資本完成盡調后,發現易到用車的負債規模并非當初認為的20多億元,而是達到40億-50億元,但這個時候,原本承諾承擔超額部分債務的賈躍亭,也已經完全無力承擔相關債務。

而讓孫宏斌糟心的,不僅是投資樂視失敗。融創如今也陷入風雨飄搖四面楚歌的境地,因陸續到期的4筆美元債利息,無法在相應的寬限期內償還,孫宏斌主動向債權人致歉。

收縮戰線、甩賣資產,那個曾經隨手給出150億的孫宏斌捉襟見肘,為一筆40億元的債券承擔無限連帶責任,他甚至“押上”了自己的身家。

賈躍亭的那個“白衣騎士”,已經無暇顧及其他,只能想盡辦法展開自救。

FF時代:許家印領著十多個白衣騎士助陣

2014年創立至今,從市場看好、到存疑、到嘲笑,FF走的路比樂視還要曲折。

跑去美國后,賈躍亭的信用值按理說已經透支,但2018年,他迎來了自己的第二位“白衣天使”——許家印。為了實地觀察并談成合作,許家印親自跑到了美國。

據報道,許家印本計劃三年內投入20億美元,前期先投入8億美元,用來讓FF償還拖欠的供貨商和工程商款項,改造加州漢福德工廠,高薪從特斯拉挖人。

有孫宏斌150億投資樂視巨虧的教訓在前,很多人都在猜測許家印的這筆巨額支出,是否會面臨同樣的命運?

當時的恒大不信邪,對外宣稱,公司這筆投資并非投給賈躍亭本人,而是其背后的技術和團隊。也是恒大進入新能源汽車、高科技產業領域的一次關鍵布局。

然而,雙方的合作沒能持續進行。賈躍亭2018年10月突然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恒大作為股東所享有的融資同意權,并解除雙方的所有協議。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這是賈躍亭試圖“伸手要錢”,但被恒大拒絕,雙方在2018年12月終止合作。

似乎冥冥中自有天意,和孫宏斌一樣,許家印也沒迎來好的結局。2021年房地產爆雷,許家印從首富變成“首負”,背上了2萬億的巨額債務。

這并沒有影響FF的融資進程。2021年7月,許家印徹底爆雷前夕,FF卻借殼上市,又在市場融資了近10億美元。

實際上,在成功上市之前,除恒大外,賈躍亭已經受到過無數人的“恩惠”。

據企查查數據顯示,從成立截止到2021年8月份,FF共有14次融資記錄,投資機構中有美國頂級銀行、區塊鏈公司、國內互聯網企業第九城市等十余家企業,總融資金額已超50億美元。據媒體報道,從2021年8月之后,FF在一年的時間里總計獲得了1億5200萬美元融資。

但賈躍亭找錢的速度趕不上燒錢的速度。

據FF第二季度財報披露,截至2022年6月30日,FF總資產約5.88億美元,其中包括1.21億美元現金。至此,FF已經累計虧損了32億美元。到了8月9日,該公司現金余額僅有5220萬美元,含受限現金160萬美元,留給賈躍亭的時間更少了。

與此同時,FF還陷入了內斗風波。今年4月份,賈躍亭大權旁落,被FF公司董事會解除了執行官職務,同時賈躍亭的外甥王佳偉也從FF離職。

《華爾街日報》還曾提及,FF稱,該公司領導人在試圖為其首款汽車的生產籌集資金時面臨了死亡威脅和虛假信息宣傳。

在所有人都以為賈躍亭黔驢技窮,終于要為自己的謊言買單時,賈躍亭卻憑借獲得來自Daguan和美國ATW Partners投資機構的1億美元融資,重新殺了回來。

外界分析,此次賈躍亭重新獲得公司掌控權后,除了面臨量產FF 91的重要任務外,還需要重振公司股價,提升在資本市場的表現。而此時FF仍然存在巨大的資金缺口,這也讓量產變得更加不確定。

而在經歷過無數次失望和放鴿子后,賈躍亭究竟是又忽悠了一個“冤大頭”,還是能順利量產FF91,恐怕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有數了。

關鍵詞: 賈躍亭的金主們孫宏斌被坑150億 恒大成為FF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