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云網(微信:ilieyun)北京】8月13日報道(文/盛佳瑩)


【資料圖】

“力爭用未來18個月的時間,使國美恢復原有的市場地位?!边@是去年2月,國美創始人黃光裕正式獲釋后在高管會上立下的flag。

如今,18個月過去,黃光裕的豪言壯志沒有成真,反而是鋪天蓋地的負面消息。

近日,多位國美旗下真快樂員工爆料,“公司自今年4月起開啟裁員,8月以來又迎來新一輪裁員,至少為今年的第三波,而近幾個月公司還存在工資拖延發放的情況?!?/p>

今年以來,國美還遭遇被曝出拖欠供應商貨款、高層變動等負面問題。股價也一瀉千里,一年半里暴跌了近89%,市值已蒸發806億港元。

國美非但沒有“恢復原有的市場地位”,反而陷入泥淖。而屬于黃光裕的英雄時代,也已經一去不復返。

真快樂不“快樂”:線上難突圍,新業務停擺

黃光裕出獄后,將國美APP更名為“真快樂”, 國美官網也變更為“真快樂商城”,期望打造一款集合娛樂化和社交化的購物APP,這也是黃光?;貧w后打響的第一槍。

有媒體報道,國美員工表示去年8月開始,國美要求賣場員工引導顧客通過國美APP(彼時還未改名“真快樂”)下單。起初APP下單指標是10%-20%,不到3個月這一指標就變成了90%。

大刀闊斧地“改頭換面”,拋下已形成多年的金字招牌“國美”,又通過線下為線上引流,可見黃光裕對“真快樂”抱有極大的期望,也足以看到黃光裕想奮戰線上的野心。

然而,真快樂在市場上并沒有掀起多大的浪花。

國美2021年Q1財報顯示,“真快樂”APP的GMV同比增長了4倍,月活躍用戶也穩定在4000萬左右。

這看起來是一個不錯的成績。只是,在國美2021年全年財報中,真快樂全年的平均月活為4244萬,也就意味著,真快樂后續的拉新效果并不明顯。

事實上,真快樂就像一個“拼裝”的APP,往里頭塞了直播、短視頻、社區、賽事榜單等多種元素,反而讓真快樂嚴重失焦,這些功能也根本打不過市場上已成熟的APP。

在電商格局已定的情況下,真快樂想要通過“拼裝”突圍幾乎沒有可能。

近期,真快樂還被爆出拖欠員工6月、7月兩個月的工資,并還未給員工繳納4月、5月的社保、公積金。

不僅是真快樂遇挫,黃光裕打出的另一張牌“打扮家App”也陷入了停擺狀態中。

去年4月,國美推出打扮家App,試圖進軍家裝市場,并喊出了“家·戰略”口號,想要在家裝市場“再造國美”。

彼時,黃光裕給打扮家App定下的目標是:2024年打扮家平臺規模要達到5000億元。

然而僅一年時間過去,打扮家App就被爆高層離職、經營困難、拖欠員工薪資等消息。有多位員工表示,自今年4月起,打扮家停發全員工資,至今已超過三個月沒有拿到工資。

7月22日,國美回應稱,該公司創始人兼董事長以及CEO崔健確實已經離職,也因此“造成該公司管理層調整變動,導致其戰略推進、業務發展、經營營收在一定層面受限?!?/p>

國美不“美”:裁員欠薪、高層變動、拖欠供應商貸款、持續虧損

真快樂和打扮家的境況也是國美大環境的一個縮影。

今年以來,國美裁員欠薪的消息一直不斷。近日,有國美電器員工社交平臺上表示,在國美電器最近的一波裁員中,N+1超過2萬元的將延遲發放,在10月、11月、12月分三次發放,不超過2萬元的將在10月一次性發放。

還有國美員工表示,原定15日發放當月薪酬,現在公司強制推行20號發放工資。

不僅欠薪裁員,國美高層也面臨頻頻變動。

8月3日消息,據媒體報道,真快樂公司執行副總裁丁薇已被免職,團隊已大幅裁員。

國美多個業務板塊也均有人員上的重大調整。其中,國美管家售后公司CEO曾之寧被免職,該職務由國美家公司董事長林超兼任,張斌則被任命為國美通信公司CEO。

事實上,自從黃光?;貧w后,就頻繁向高層動刀。

去年7月,原百度高管、國美在線CEO向海龍離職;同年8月,國美電器CEO張德炬也以身體原因離職;去年中期報告中又提到,國美零售總裁王俊洲因個人計劃退休。

隨后,丁薇、曹成智、胡冠中三位阿里高管空降國美。但隨著丁薇此番被免職,如今三位空降而來的高管均已不再是國美的管理層。

今年1月,有消息稱,黃光裕對國美組織架構進行過調整,包括新增董事長一職,由黃光裕妹妹黃秀虹擔任,同時,國美老臣李俊濤則出任副總裁一職。

可見,將近一年時間,國美的高層仍然沒有穩定下來。

內部頻頻動蕩的陣痛期還未過去,國美又傳出與多家供應商合作破裂的負面消息。

今年4月起,國美濟南分部的員工被傳毆打美的旗下員工,美的發函表示將撤出該分部、并宣布停止供貨;此后國美的另一家合作伙伴惠而浦因國美拖欠其約8000萬的貨款,宣布“分手”。

國美電器隨后回應:公司不存在延遲支付貨款情況,而是惠而浦管理混亂,長期未按合同履行義務。

內憂外困下,國美也難有漂亮的財報成績單。

根據其2021年年報顯示,去年國美零售實現營收464.84億元,同比增長5.36%,歸母凈虧損44.02億元。

在此之前,國美已經連續四年營收下降。2017年-2020年,國美的營收分別為715.75億元、643.56億元、594.83億元、441.19億元。

雖然扭轉了營收連續四年下降的態勢,但卻依然掩蓋不住國美連續五年虧損的事實。從2017年起的5年,國美零售已累計虧損215億元。

黃光裕的英雄時代不復存在

在黃光裕2008年入獄時,國美仍然是線下零售的王者,擁有859家門店,當年實現收入459億元。雖然被老對手蘇寧趕超,但京東當年的銷售額僅有13億元人民幣。相當于,國美當年的凈利潤都高于當年京東的收入。

但黃光裕離開的十三年,也是昔日王者幾乎錯失的一個電商時代。

根據媒體報道,多位國美員工反饋,黃光裕經常工作到半夜三四點?!凹影嘧兌嗔?,這是黃光?;貋碇蟊容^直接的感受。沒有加班費,可以調休”。

去年11月,國美還針對員工工作時間瀏覽視頻網站、音樂網站、購物網站等行為進行了處罰。

雖然黃光裕仍然“老當益壯”,想要補回這錯失的十年,但零售江湖早已翻天覆地。

掌舵國美一年來,不論是發力線上真快樂,進軍家裝市場,還是空降高管,變陣組織架構,黃光裕都沒能力挽已經式微的國美。

但黃光裕顯然沒有這么快放棄。國美仍在開發新業務,其中就包括近年大火的元宇宙。

今年6月份消息,國美將元宇宙定位為最重要的戰略方向,并在積極招聘元宇宙人才,相關項目在今年7月初部分上線。

不過目前來看,國美在元宇宙賽道上還沒有重大動作。黃光裕的戰斗也仍未結束,只是屬于他的那個英雄時代已經漸行漸遠,不復存在了。

關鍵詞: 黃光裕的flag倒了 國美電器 打扮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