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4.5億落槌成交的NFT數字藝術品、“無聊猿”系列的成功、藝術家黃河山賣出了36萬元的虛擬房產……一個沖擊疊上另一個,去年的七、八月份,互聯網產品經理“店主”在“鯨探”上買下自己的第一份數字藏品?!皟r格相當便宜,十多塊的樣子。那時候覺得一個東西賣上百就了不得了?!彼闪藝鴥茸钤缫慌鷶底植仄吠婕?,和人聯合創立了數藏圈最早的社群之一“元一村”。2021年8月初,“幻核”上線的首批限量 300 個的“十三邀黑膠唱片 NFT”在一秒內售罄。數藏市場的前景看上去很廣闊。后來有個略顯苦澀的笑話也佐證了這一點:“店主”花了二十幾元成本買下的藏品,600元就脫手賣了出去,而他最后一次得知它的價格,是35萬。

2022年6月份,“幻核”的多個數字藏品出現了滯銷情況。公眾號“騰訊幻核”的更新停在6月27日。7月20日,有消息稱騰訊計劃裁撤“幻核”業務。作為開拓者之一,它的暫時退場,標志著國內數藏行業的第一幕劇已經結束。


【資料圖】

夢醒時分,滿地跳蚤

據北青報報道,只要3萬元就可以搭建一個H5網頁的數字藏品平臺,3天左右就能交付。

跑路也很容易。解散群聊、下線APP、撤離客服,平臺跑路三把斧。更有甚者,連平臺都不必搭建,借“有贊”等商城直接賣貨,有買家在“黑貓投訴”平臺上寫道:“商家一直拖時間,不建立平臺,到最后直接不理人,公眾號也沒了,就直接跑路,騙我們錢,客服直接說沒辦法退款,我們都沒有收到貨,我也舉證了,也不給我退?!?/p>

在黑貓投訴平臺上搜索“數字藏品”,可以得到1502條結果。澎湃新聞統計了前500條相關投訴,剔除重復和不相關的投訴,共計310條。其中,至少有24家平臺涉嫌跑路。

在關于“虛假宣傳”的投訴里,買家們常??卦V平臺承諾的“賦能”沒有兌現。簡單來說,“賦能”就是平臺會承諾給指定藏品的擁有者一些好處,譬如提早一小時搶購、免費擁有新的藏品等等。等買家買下這些藏品之后,卻發現自己手里握著的是張空頭支票。

還有一種虛假到了骨子里的宣傳。數字藏品和NFT雖有區別,但在“確權性”上卻是一致的,即區塊鏈上寫明了藏品的所有權。但有不少人在黑貓投訴上寫道“藏品不上鏈”,最為極端的一例:“聯系客服索要上鏈查詢方法無果。該平臺用戶群聊不允許用戶發表意見以及存在質疑聲,如質疑平臺則會被該平臺客服踢出群聊,并把你的個人微信舉報拉黑?!倍刀缔D轉,還真是只買了張圖片。而買家對這張圖片的權利,不比右鍵點擊下載的人更多。

此外,草臺班子的技術問題帶來的藏品不到賬、藏品無故失蹤,甚至平臺將藏品全部銷毀等苦果,也全都由買家來承擔。

“千藏大戰”

NFT市場數據與分析公司Non Fungible發布2022年一季報數據顯示,全球NFT市場在今年一季度出現了銷售量、活躍錢包數量、買家和賣家數量的同時萎靡。

國內數藏市場也同樣遇冷?!盎煤恕蓖[之后,“鯨探”發售的數字藏品亦陷入滯銷。但數藏平臺還在增加。

據公眾號“數藏艦”不完全統計,截至2022年7月9日,市場上相對正規的,即至少擁有H5或者APP登陸方式,以及微信公眾號支持的平臺,已經達到820家。如果加上僅上線了H5的平臺,數量就會增加到1500家左右。

阿里是最早入場的“大廠”。它旗下的“鯨探”摸索出了一條把博物館文物數字化的道路?!蚌L探”和“幻核”一起,為NFT改名“數字藏品”,強調其收藏屬性,而不觸及到國內對加密貨幣的紅線。

京東、百度、網易等“大廠”隨后駛入市場。后繼者中不乏“時藏”這樣有央媒背景的數字藏品平臺。

背靠知名公司的數藏平臺通常比較謹慎,不開放二次交易?!盎煤恕辈恢С至魍?,“鯨探”只能轉贈,而且第一次轉贈需在購入180天之后。

但“小公司”就更冒進一些。據“數藏艦”主理人黃凱,“唯一藝術”是國內最早一批開二級市場的平臺,帶火了一種后來被許多平臺效仿的商業化模式,就是所謂的創世合成玩法:平臺的最早一批藏品的買家擁有“創世藏品”,通常會附帶許多權益。同時,平臺還提供了一種把多個藏品合成為一個藏品的玩法,合成可以用于創世,也可以用于其他藏品。

“歸藏”也是國內較早開放二級市場的平臺,藏品的價格曾經被炒到極高——一個免費贈送的東西,在最高峰的時候要價25萬,“店主”說:“但是老板承諾的很多東西都沒有兌現?!?/p>

泡沫破裂的時刻,更像是最后一根稻草被壓倒:“平臺出了一期之前已經賣過的IP,然后價格非常高,一個就賣800多。高價再加上平臺此前的不作為,在藏家群體中間引發了一個風暴。它的價格不停往下跌,跌到最后,當初25萬元的東西,現在可能2500元或者更低都能收到?!?/p>

01區塊鏈、Forechain統計了國內998家數藏平臺的流通情況,發現有301家開通了二級市場,還有181家與場外交易平臺掛鉤。

不過有時平臺的限制也無法阻止淘金者。有藏家透露,即使幻核不開放轉贈,場外也可以通過打包賣賬號的方式實現交易。

據《雪豹財經社》報道,幻核關停之后,“在貼吧、群等渠道,一些人廣發收購廣告,通過電子合同買斷幻核賬號的使用權?!彼麄円呀浵潞觅€注,準備入場抄底了。

在這片灰色地帶,監管尚未到達之處,有上千家數藏平臺在較量。它們都是不肯退場的演員,載著人們的金錢和熱望,在越來越冷靜的目光注視下,等待下一幕開場。

關鍵詞: 從NFT到數字藏品潮落之后 誰在裸泳 黑貓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