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電動車公社的社長。

身價超1300億的寧德時代二當家黃世霖,辭職了!

這位原·寧德時代的副董事長兼副總經理,不只是聯合創始人級別的元老人物,同時也是寧德時代的第二大股東,手里捏著寧德時代10.61%的股權。


(資料圖片)

根據寧德時代的市值進行推算,黃世霖擁有的股份總價約1356億元,這也是黃世霖被稱為“億萬富豪”的來源。

無論在職位還是股權上,黃世霖在寧德時代都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而這樣的“二號人物”選擇離開寧德時代,難免會引發行業內的諸多猜想。

是“心委屈了”?還是“錢沒給夠”?

不過按寧德時代官方的說法,事情很有可能是這樣的:黃世霖身負重任在外二次創業,替寧德時代在儲能領域上打下一片天。

仔細想想,這也不無可能。

在黃世霖的任職列表里有一家“時代星云”,這是一家由寧德時代與星云股份合資成立的公司,其核心業務正是光儲充檢。

“光儲充檢”所代表的的儲能業務,一早就被黃世霖所看好,并且已經成為寧德時代的一項重要的業務增長點。

2021年的財報顯示,寧德時代儲能業務增速高達601%,營收占比從2020年的3.86%上升至10.45%。

與此同時,是寧德時代整體業務的營收增長、利潤下降。

雖然“寧王”依舊是全球動力電池市場占有量第一,但動力電池領域的格局早已成了“群狼環伺”的復雜局面,比亞迪、中創新航、國軒高科等一眾廠商正蠢蠢欲動,想要爭奪“寧王”的市場。

想繼續當老大,當然不能躺在功勞簿上,寧德時代想必也很清楚,自己需要尋找其他的潛在增長業務。

01. “我一進門就看見常威在打來福!”

其實近期寧德時代給人最大的印象,不是“寧王牛X”,而是“寧王霸氣”的官司纏身(霸氣還是貶義的)。

8月的第一天,寧德時代再次提起了一項針對中創新航的訴訟,索賠金額1.3億。

此時,中創新航面臨的,由寧德時代提出的專利侵權訴訟,總索賠金額已經達到了6.48億。

在動輒200個億起步的新能源車圈里,6.48億似乎也并不是很多嘛。

但是對于家底尚且不算豐厚的中創新航來說,整個公司2021年營收只有68個億,凈利潤更是才1.1億元,至于2020年,公司還在虧損。

這6.48億,可能中創新航根本拿不出來。

更讓局面雪上加霜的是,中創新航本來打算今年赴港上市,3月份的時候招股書都正式提交了,如果這起官司中創新航打輸了,那么別說IPO,恐怕整個公司的現金流都要賠的一干二凈。

無獨有偶,中創新航并不是唯一一個被寧德時代告上法庭的,隔壁蜂巢能源就剛剛結束與寧德時代的官司。

蜂巢能源之所以面臨寧德時代提起的訴訟,是源于一場人才的爭奪。

9名前寧德時代員工,在2018-2019年期間,加入了保定億新和無錫天宏,而這兩家實際是歸屬于蜂巢能源旗下的公司。

因此,9名員工就涉嫌違反了在寧德時代簽署的競業協議,被要求賠償違約金。

官司從今年2月開始打,7月雙方和解,以蜂巢能源向寧德時代支付500萬元和解款而告終。

而再往前還有一起:2020年,寧德時代起訴塔菲爾專利侵權,獲賠2330萬元。

不過兩年時間,堂堂“寧王”就發動了三起針對動力電池新秀企業的訴訟,很難說這不是故意的。

至少當事方就或明或暗的這樣點出來過。

蜂巢能源表示,“并不存在‘構成不正當競爭’……蜂巢能源現有的專利、技術、生產均不受任何影響?!?/p>

中創新航則發布聲明,“‘保護知識產權就是保護創新’,但打著‘保護創新’的旗號,利用涵蓋公用技術的無創新性專利,對同行業行惡意打壓之實,違背專利 fa ‘促進科學技術進步和經濟社會發展’的立 fa 宗旨?!?/p>

尤其這兩年,也恰好是寧德時代增長壓力與日俱增,市場占有量也被后起之秀不斷擠壓的時間。

02. “寧王”的江山

目前索賠金額最高的中創新航,就是家典型的、跟寧德時代“搶地盤”的公司。

中創新航是中國第三大動力電池廠商,僅次于寧德時代和比亞迪之后,裝車量占比從2021年的5.9%上升到了2022年上半年的7.58%。

與之相比,寧德時代的裝機量占比,已經從2021年的52.1%下滑到了47.67%。

雖然總體裝機量上寧德時代仍舊一騎絕塵,但市場占比的下滑已經足夠讓“寧王”提高警惕了。

因為其中此消彼長的市場占有量,幾乎全部都是中創新航從寧德時代“挖”來的,包括廣汽這個中創新航最大的客戶。

其實在最開始,盡管寧德時代和中創新航都是廣汽的電池供應商,但中創新航的地位只是“plan B”。

然而經過一次廣汽傳祺GE3電池供應不足的影響,廣汽下決心與寧德時代“合離”,轉而“扶正”中創新航,以求讓自己即將推出的新能源獨立品牌,在動力電池上能獲得更多的主動權。

于是廣汽幾乎是一手拉起了中創新航。2021年,廣汽埃安使用的動力電池,中創新航占比65%。至此,中創新航算是代替寧德時代在廣汽上位了。

在廣汽上演的這一起新舊交替,并不是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上的孤例。

中創新航以外,蜂巢能源、億緯鋰能也在不斷拓寬著自己的朋友圈,以“二供”、“三供”的身份著手,期待自己有一天能在某個車企里取寧德時代而代之。

盡管寧德時代仍處于銷量節節攀升的階段,但這更多地要歸功于市場——目前整個動力電池市場仍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

并不是只有寧德時代切到的蛋糕變大,而是整個蛋糕都在變大。

因此擴產能,就成為二線動力電池廠商彎道超車的一個絕佳選擇。寧德時代在全球各地建廠規劃產能,其他電池企業一樣如此。

就以2025年作為統一的時間節點來看吧,寧德時代規劃的產能是600GWh,中創新航為500GWh、國軒高科為300GWh、蜂巢能源為600GWh。

暫且不論各家的產能規劃,想要實現都是什么樣的難度,單是規劃本身,國內動力電池市場就已明顯呈現出“圍剿寧王”的態勢。

現在寧德時代穩居龍頭,可誰能預測3年之后的情況呢?

“寧王”現在的各種打壓動作,或許可以證明,他急了。

03. 不甘為“魚肉”的車企,

想當“刀俎”了

說起來,廣汽似乎是真的跟寧德時代“有仇”,減少合作了還不行,還得打嘴 炮。

7月份的動力電池大會上,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就因“炮轟”寧德時代而貢獻了一句熱搜:

“動力電池成本已經占到汽車的40%、50%、60%,并且在不斷增加,那我現在不是給寧德時代打工嗎?

對于在場的諸多車企來說,這句話簡直是說出了他們的心聲。不客氣地說,新能源車企早已“苦電池廠久矣”。

不過,寧德時代并不愿意背這個鍋。

轉眼過了一天,寧德時代首席科學家吳凱就隔空回應:

“平常也遇到一些客戶對我們的抱怨,說整車廠基本上不是很賺錢,是不是你們電池廠(商)把利潤都拿走了?事實上寧德時代今年雖然還沒虧本,但也在盈利的邊緣上掙扎,非常痛苦。利潤往哪兒走,大家也可以想象。

這番話,相當于是把鍋又甩到了電池上游的礦企身上。

國內兩家鋰業巨頭的財報,的確也在側面支撐了這個觀點。

2022年上半年,贛鋒鋰業預計凈利潤72億元至90億元,同比暴漲將近4、5倍;天齊鋰業的預計盈利更是達到96億元至116億元,同比增長至少110倍。

如此夸張的數字,讓還在虧損的造車新勢力、以及利潤率下滑的寧德時代,都嘆為觀止。

一番“論戰”論到了這個地步,寧德時代和車企雙方也就差不多偃旗息鼓了。然而車企對寧德時代的“積怨已久”,卻遠沒有消退。

因為這不止是利潤多少的問題,更涉及到產業鏈中的話語權。

之前我在一篇聊自動駕駛的文章里提過,新能源車企和傳統車企的不同,有一部分就體現在了供應鏈上面。

傳統車企是通過一級、二級、三級這樣不同級別的供應商來提供零部件,因而更青睞“打包方案”;而新能源車企則更喜歡“親身參與”,在產業鏈上的參與度更多,很大程度上,原有的一級供應商已經開始被新能源車企本身所替代。

原因很簡單,產業鏈越長,車企受限就越大;而產業鏈越多掌握在自己手里,車企的控制力就越強。

與其干點啥都得考慮供應商的態度和規劃,不如把供應商的活搶過來自己干。

廣汽新能源為什么要轉而扶持中創新航?還不是為了保證自家車型的動力電池供應。

“蔚小理”集體投資欣旺達,也是出于同樣的道理。

除了多選幾家供應商,雞蛋不放在一個籃子里,新能源車企還在做的一件事就是自研。

無論是零跑的CTC技術,還是比亞迪的CTB技術,都屬于電池封裝在電池車身一體化方向上的努力。

車企研發這個技術,相當于把動力電池“封裝”這項工作,從電池廠商那里簡化掉了。從此車企只需要向動力電池廠商購買電芯。

這種方式可以帶給車企更多的自由度。

為啥新能源品牌推出的首款車型都是SUV?

因為電池包占的空間大啊,為了不讓車內空間被擠壓的過于局促,就采用底盤更高、整體車身更大的車型,這樣可發揮的空間才更多。

還有車企更進一步,干脆開始自研電池,比如蔚來、哪吒和廣汽。當電池研發成功,這些車企將會更加“自由”。

但反過來說,自研和“多保險”在不斷增加車企的話語權,卻也在削減動力電池廠商的話語權。長此以往,電池企業能做的工作將越來越少,在產業鏈中的地位也會逐漸下降,寧德時代這樣的企業將再也不復曾經的“王者之風”。

某種程度上,這份可能的未來比行業內的競爭對手,更加讓寧德時代焦慮。

于是,寧德時代一邊嘴上對車企“喊冤”,一邊想盡辦法拓寬著自己的業務范圍,動力電池之外,儲能、換電都是不能放過的新方向。

04. 寫在最后

在6月,寧德時代曾經因為“花230億買理財”的新聞引爆車圈。

很多人紛紛質疑,通過股票 定增獲得的450億資金,居然拿一半出來理財,理財這個項目可沒有出現在那5個擴產和研發的項目里???

雖然事后根據寧德時代的回應得知,這筆錢是因為投資周期過長而出現的“階段性閑置”資金,公司對其進行現金管理無可厚非。

但這個解釋其實并不能很好地說服大眾。

在大家看來,寧德時代作為動力電池行業當之無愧的龍頭老大,自然該承擔起更多的社會責任,在技術研發等方面采取更多投入,為行業內的其他企業做個良好的表率。而理財,并不能對研發有什么實質性的貢獻。

并且近一兩年以來,寧德時代變得越來越“霸道”,有種想要排擠開其他競爭對手,壟斷動力電池市場的苗頭,這更影響了大眾對公司的觀感。

畢竟,我們的新能源汽車產業之所以能發展起來,離不開充分而激烈的市場競爭。動力電池領域壓倒性的一枝獨秀,或許是寧德時代的夢寐以求,卻不是消費者想要的行業環境。

關鍵詞: 寧德時代二當家帶1300億身家辭職寧王還能囂張到幾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