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上事的名創優品,

背后有個一路“黑紅”的老板。


(資料圖)

作者:許曄

名創優品攤上事了。

其海外社交媒體賬號在發布的帖文中,將穿旗袍的娃娃稱為“日本藝伎”。網友在評論區指正說這是中國旗袍,名創優品卻只回復“笑臉”表情。

這一事件迅速沖上微博熱搜。

昨天深夜10點多,名創優品發布致歉聲明,主要表達兩個意思:

1.已經要求西班牙代理商團隊刪帖,并與其終止了合作關系。

2.公司深刻自省,絕不再犯。

但不少網友并不買賬,接連爆料——

在巴拿馬地區的社交媒體賬號上,名創優品聲稱自己是日本創立的品牌

在美國的店鋪廣告中,名創優品也表示是“from Japan to US(從日本到美國)”

一位自稱在名創優品打過工的網友甚至表示,名創優品店內不允許播放中文歌……

風暴之中,人們也再次關注起名創優品背后的老板——葉國富。

20多年前,他是因交不起學費而不得不中專肄業的窮小子。后來,他成了身家百億的年輕富豪,一路“黑紅”,爭議不斷。

靠“土味”精品店發家

故事開始于1998年。

那一年,21歲的葉國富因為拖欠學費而無法拿到中專畢業證。為了給家里減輕負擔,他揣著幾十塊錢就只身離開了老家湖北十堰,登上南下廣東的火車,尋找打工賺錢的機會。

3個月后,他找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鋼管廠的業務員?!斑M入廠里不久,我就發現,周圍的同事都比我學歷高,而且也比我有經驗,這對我來講是較大的挑戰?!?/p>

在末位淘汰制的壓力之下,葉國富每天出去跑業務前,都要先到車間轉轉,熟悉生產流程,同時掌握生產進度。這讓他“點亮”了一項新技能:客戶只要報出要貨數量,他立即就能敲定交貨時間。

這個技能讓他贏得了客戶們的信任。一年之后,葉國富的業績在同事中排名第一,每年的銷售提成能達到12萬元。在上世紀90年代末,這算得上是一筆巨款。

·葉國富年輕時期(資料圖)。

手里有了錢,葉國富就開始琢磨生財之道。

2000年初,在一個做陶瓷銷售的朋友鼓勵下,葉國富來到福建嘗試做陶瓷生意。但由于經驗不足,第一次創業很快就夭折了。

直到兩年后,葉國富被擱淺的創業夢才再次有機會開始——他和妻子楊云云決定開化妝品店。這一年間,夫妻倆在佛山人氣最旺的百花廣場盤下了4個鋪子,凈賺40多萬元。

但此時的葉國富,其實并沒有真正意識到女性的購買力到底有多強大,開化妝品店也不過是因為妻子原來做過化妝品銷售。

葉國富從“小富”變成“大富”的契機,源于2004年的一件小事。

他和一個從他的化妝品店跳槽到別家小飾品店的店員閑聊,對方說小飾品很好賣,一天差不多能賣四五千元,葉國富大吃一驚,當下心里的算盤就開始打響了。

彼時,恰好是鬼畜“兩元店”如日中天、土味“十元店”初登歷史舞臺的時候。

葉國富將前員工閑聊的話記在了心里,經過到廣州的一番考察,他決定在佛山開起第一家“十元店”,專賣女性用的小飾品。

2005年3月,他正式成立公司,將公司定名為“哎呀呀”,并把顧客定位在月收入2000元以下、年齡為12-28歲的年輕女孩,走“平民時尚”路線,目標是“讓愛美的女孩買了不心疼,丟了不可惜”。

定位清晰的“哎呀呀”一路狂飆突進,迅速發展成為“十元店”里的“獨角獸”。一時間風頭無兩,誰紅就請誰代言,應采兒、李湘、阿Sa都曾是“哎呀呀”的代言人。

2010年底,“哎呀呀”在全國的店鋪數量達到3000家。

然而,這份成功很快受到了來自互聯網的沖擊。2012年,網上購物漸成潮流,葉國富的生意遭遇瓶頸。

他跑到日本和美國去考察,想看看他們的線下實體店是如何活下來的。

經人介紹,他認識了日本設計師三宅順也,兩人一拍即合。于是,2013年,“十元店”的進化版——名創優品在廣州誕生了。

江湖人稱“葉大炮”

仿佛一夜之間,名創優品就占領了全國的各大商場,葉國富也正式走到了聚光燈下。

人們對他此前跌宕的人生經歷嘖嘖稱奇,也對他成名之后的“囂張”言論議論紛紛。

“蘇寧在我眼里一分錢價值都沒有?!?/p>

“只有沒本事應對挑戰的人才會說零售行業是夕陽行業?!?/p>

“從2016年開始,未來的3-5年,電商會死掉一大片?!?/p>

“今天全中國的線上流量已經被BAT拿走了,線下流量在哪里?就在我手里?!?/p>

葉國富把自己塑造得像個抗爭電商的“孤膽英雄”。

也因此,他沒少懟阿里巴巴:

“我為什么看不起阿里巴巴?它沒有做到品質把控,也沒做到價格把控,只是搭個平臺,不管貨品質量怎么樣,賣多少錢阿里巴巴也不管?!?/p>

“他(馬云)最喜歡嚇唬線下的老板,以前我們沒開過一家網店,但我們依然發展得很好?!?/p>

就連馬云與王健林的賭局,他也要插一腳,甚至放言:“我認為馬云必敗,如果實體零售輸了,我愿替王健林出這一個億!”

他也蹭過董明珠的熱度。

2016年11月,董明珠被罷免格力集團董事長一職,葉國富隨后用《羊城晚報》一整個版面打廣告:珠海董小姐,他們不要,我要!董事長+一個億,我給。一起來,過千億!廣州阿富,@名創優品。

一番操作下來,他被江湖人送外號:“葉大炮”。

雖然“嘴炮”層出不窮,但反轉來得很快。

2018年,葉國富開始在線上布局,名創優品進軍電商平臺,他甚至將名創優品首次引入外部資本的契機給了互聯網企業——這年10月,名創優品宣布與騰訊、高瓴資本簽署了10億元的戰略投資協議。

不過,這些并不是外界對葉國富最大的爭議。

自從名創優品開創以來,負面聲音就沒斷過:“偽裝成日本品牌的中國品牌”“logo山寨優衣庫,商品山寨無印良品”……

僅在2018年,名創優品就幾次因侵權鬧得滿城風雨:3月,諾米品牌告名創優品旗下NOME家居商標侵權;10月,名創優品與插畫家白關長達兩年的侵權官司以名創優品的官方道歉正式結束;11月底,平板家具PIY品牌創始人沈文蛟發文《大象從不席地而坐!致葉國富先生的一封公開信》公開指責名創優品侵權……

·名創優品的產品與其他品牌產品外形對比。

但葉國富似乎毫不在乎外界批評的聲音,甚至理直氣壯地反擊名創優品抄襲論:

“在設計界,從來只是互相借鑒,沒有模仿?!?/p>

“學習別人有問題嗎?學習和抄襲只不過是不同的人的不同看法罷了,百度不還是學人家谷歌,阿里還是學習亞馬遜,微信也是學習的國外的軟件呢!有問題嗎?沒問題。你借鑒別人的模式,從小發展到100億元、1000億元,那就算你牛?!?/p>

“銷售額是硬指標,質疑并沒有影響我們的銷售業績,我們還是有大批粉絲,這不就行了!”

關于名創優品和葉國富的爭議不斷,但在此過程中二者得到的“好處”是實打實的——

名創優品一度成為門庭若市的爆款誕生地,2020年掛牌紐交所,2022年登陸港交所,目前在全球范圍內擁有超過5000家門店;

葉國富則輕松登上富豪榜。今年5月,《新財富》發布2022年度新財富500富人名單,他以144.8億元登榜,在廣東省上榜富豪中排名第64位。

投資爭議不斷

最近讓葉國富頭疼的,不止來自網友的怒火。

7月26日,做空機構Blue Orca Capital(也被稱“殺人鯨”)稱,其經過7個月調查,發現名創優品存在三個方面的突出問題:對核心業務模式撒謊、董事長通過不正當的總部交易挪用IPO資金、業務走下坡路。

當天收盤時,名創優品港股股價大跌超10%。

第二天,名創優品趕緊發布公告回應稱,這份做空報告的指控毫無依據,且包含有關公司資料的誤導性結論及詮釋。公司董事會正在審查該等指控,并考慮采取適當行動以保護所有股東的利益。

不過,葉國富的商業版圖遠不止于名創優品。

他還投資了一批互聯網新消費、新健康和新教育項目,如看病么、伴讀俠、e家教、訂票么、洗衣么、接孩子等。投資互聯網項目之余,他也沒忘了自己所擅長的線下實體店,從家具到餐飲均有涉獵。

而最受爭議的,莫過于他在互聯網金融方面的投資操作。

他先后在互聯網金融投資了30多個項目,總投資超過50億美元(約合338億元人民幣)。其中不少項目都小有名氣,但同樣也面臨著許多質疑。

2019年,《中國經營報》揭露,某現金貸平臺部分資質不明,且屢被投訴暴力催收。而該平臺的運營主體公司,是由廣東賽曼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賽曼投資”)100%控股。而賽曼投資的實際控制人以及法定代表人正是葉國富。

這10多年間,中國的零售業經歷了“線下——線上——線上線下融合”的大變革,葉國富一路緊盯變化:10元店哎呀呀——名創優品——賽曼投資,不斷拓寬自己的商業版圖。

但在這個昔日的窮小子變成“廣州阿富”的故事里,爭議比勵志更多。

葉國富曾說:“看不懂我們,就像十年前你看不懂阿里巴巴一樣?!?/p>

然而,今年名創優品已成立9年,人們至今也看不懂“黑紅”的他。

總監制: 呂 鴻

監 制: 張建魁

主 編: 許陳靜

編 審: 蘇 睿

(文章未經授權不得轉載,轉載請加微信“HQRW2H”了解細則。歡迎大家提供新聞線索,可發至郵箱tougao@hqrw.com.cn。)

關鍵詞: 曾自認日本公司翻車的名創優品 背后有個黑紅的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