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節跳動,買了一家醫院

近日,據多方媒體報道,字節跳動旗下子公司全資收購了一家婦兒醫院。

據天眼查顯示,北京美中宜和醫療管理有限公司新增股東XIAOHE HEALTH (HONG KONG) LIMI,即小荷健康科技香港有限公司,新增持股比例為69.5%。


(資料圖片)

圖源:天眼查

而小荷健康,正是字節跳動旗下全資持股子公司。此前小荷健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已經持有該醫療公司30.5%的股份,此次股權變動之后,小荷健康已實現100%持股。換句話說,字節跳動已經全資買下這家知名醫療公司。

與此同時,字節跳動的幾位高管也分別就任美中宜和的董事職位,比如張利東、吳海鋒、孫雯玉等人,其中吳海鋒正是字節跳動大健康業務的負責人。

而在股權變更之后,張一鳴也順勢成為美中宜和的最終受益人。

據悉,美中宜和在全國已擁有14家連鎖機構,包括7家婦兒醫院、2家綜合門診中心及5家月子中心,覆蓋京津冀、長三角和珠三角三大區域。據了解,美中宜和集團收入大部分來自產科。

據此前媒體報道,在2019年,美中宜和年收入就已經超過10億。天眼查數據顯示,小荷香港、小荷健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分別為69.53%和30.47%,認繳金額共計13億。有業內人士推測,這起股權并購案的交易金額,不低于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字節跳動不斷入局醫療健康領域,和張一鳴的興趣遙相呼應。

2021年5月,張一鳴在宣告“退休”的內部信中曾提到幾個技術突破的方向,分別是虛擬現實、生命科學、科學計算。在信中張一鳴還表示,字節正持續探索腦疾病項目,并且他個人也在相關事業中有所投入。

張一鳴還曾在與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院長錢穎一的對話中,透露出當初他考大學時的最初選擇,就是生物專業。

結合這兩個細節,我們發現張一鳴的醫療野心正在逐漸顯露。

而在收購了這家婦兒醫院之后,字節跳動的互聯網大健康布局,已經深入線下和醫療服務領域。

慢了阿里京東6年,字節加速布局醫療

互聯網大廠入局醫療健康領域,早就不是什么新鮮事了。

在字節跳動之前,阿里巴巴、京東、騰訊、百度等諸多巨頭早已經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入局大健康賽道。

早在2014年,阿里巴巴就以1.71億美元控股中信21世紀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為“阿里健康”。而且阿里的速度很快,改名同一年,阿里健康就完成上市,成為了“互聯網+醫療健康第一股”。

京東也從2014年2月開始入局醫療健康業務,至2019年5月,京東健康從集團中拆分開始獨立運營。隨后在2020年12月,京東健康獨立上市,上市首日股價大漲40.12%。

另一家巨頭騰訊,也從2014年開始,通過投資的方式入局互聯網醫療、大數據、基因檢測等相關領域。IT桔子數據顯示,2014年至今,騰訊累計參與的醫療健康領域投資達到80起。比如丁香園、好大夫在線、企鵝醫生等醫療領域獨角獸,背后都有騰訊的身影。

相比這幾個先行者,字節跳動布局醫療的腳步足足晚了好幾年,直到2020年才算是正式入局。但“遲到”并不意味著“緩慢”,相反,張一鳴的速度飛快。

2018年,字節跳動因為保健品廣告問題受到300萬元處罰。處罰公示后第二天,字節跳動就推出了在健康領域的首項扶持計劃“清風計劃”,主打醫療健康科普,但本質上還是內容為主。

據悉,相關內容創作者在清風計劃的扶持下,一年內打造出近3.2萬篇10萬+爆文。

準確來說,字節醫療野心的真正暴露,是在2020年5月,當時字節全資收購了百科名醫網,正式進軍醫療領域。后續有媒體曝出,收購金額為5億人民幣。

2020年11月,字節推出了健康業務品牌“小荷醫療”,隨后發布面向患者和醫生的兩款APP,小荷與小荷醫生。平臺的主要功能是線上問診、醫療資訊和百科知識。

值得注意的是,字節跳動同時還入局了線下醫療業務,成立了松果門診。

2020年底,字節跳動單獨成立了大健康業務部門“極光”,并將對外品牌統一為“小荷健康”,由前文提到的吳海鋒負責帶隊管理,向創始人張一鳴匯報。

可以說,在短短半年多時間內,字節跳動就搭建起“線上+線下”的醫療投資布局路線。

隨后在2021年,字節跳動沿著這條路線持續投資擴張,僅在2021年9月份,就投資了3家不同的醫療領域企業。

今年1月份,小荷健康還研發了一款結腸鏡AI輔助一款結腸鏡AI輔助診斷軟件,可利用人工智能技術,輔助臨床醫生實時發現、鑒別結直腸癌癥病變。

圖源:獵云網

再加上此次全資控股婦兒醫院美中宜和,字節跳動已經先后入局了口腔護理、婦兒醫院、腫瘤會診、心理健康、藥物研發等多個領域。

隨著巨頭們的持續入局,互聯網醫療市場也進入高速發展期。根據動脈網發布的《2021年全球醫療健康產業資本報告》顯示,2021年全球醫療健康產業融資3591起,融資總額達1271億美元(約8194億人民幣)。

并且先入局的一些玩家已經在市場中收獲利益,以上市公司京東健康為例,財報顯示,2021年京東健康總收入為306.8億元,同比增長58.3%,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指標下(Non-IFRS)凈利潤達到14.0億元。

艾媒咨詢數據顯示,我國大健康產業營收規模從2014年的2.5萬億元增長到2020年的7萬億元,依舊呈現出明顯加速態勢。

總的來看,字節跳動在醫療領域的布局還在持續發力中,目前的字節醫療還處于播種期。

巨頭無界擴張,追逐風口小心風險

2017年,美團創始人王興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出這樣一番話?!疤嗳岁P注邊界,而不關注核心。萬物其實是沒有簡單邊界的,所以我不認為要給自己設限?!?/strong>

這句話直接點明了互聯網巨頭們“無邊界擴張”的發展線路。

而近兩年隨著大環境發生變化,99%的企業都選擇了放慢擴張速度,但字節跳動的擴張態勢依舊兇猛。

2020年,字節跳動收入2366億,虧損147億。又有網傳字節跳動2021年收入58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600億,雖然并未得到字節方面的證實,但也證明了這個巨無霸的營收量級。

正是這么大的營收盤子,才支撐起了字節跳動“無界擴張”的投資路線。

除了醫療大健康領域之外,字節跳動還接連入局了教育培訓、汽車二手車、房產經紀等諸多領域。買房買車,教育醫療,這幾件人生大事都被字節安排的明明白白。

但是在不斷“跨界”入局的過程中,我們也看到了不同行業之間的難題和風險。

以教育為例,從2019年開始,字節跳動全力布局教育賽道。好好學習、大力教育、瓜瓜龍、你拍一、GOGOKID、清北網校等一個個項目相繼上馬。但隨著“雙減”政策落地,字節的教育帝國一夜崩塌。

據此前媒體報道,字節跳動在大力教育等項目所在的教學賽道投資了近百億人民幣。

有無窮的利益,自然就有無窮的風險,此次字節跳動大力入局的醫療行業同樣沒那么簡單。

今年2月,國家衛健委和中醫藥局聯合印發互聯網診療監管細則(試行),其中指出,醫療機構開展互聯網診療活動,處方應由接診醫師本人開具,嚴禁使用人工智能等自動生成處方;嚴禁在處方開具前,向患者提供藥品;嚴禁以商業目的進行統方。作為實體醫療機構第二名稱的互聯網醫院,與該實體醫療機構同時校驗;依托實體醫療機構單獨獲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互聯網醫院,每年校驗1次。

除了互聯網診療新規之外,醫療機構人員直播帶貨也被禁止。比如,抖音就在6月發布《關于調整醫療健康類認證創作者商品分享功能的公告》,于6月30日關閉所有醫療健康類認證創作者賬號的商品分享功能,并禁止醫療健康類創作者新開通商品分享功能。

新規發布,細則明確,這些規則進一步規范了互聯網醫療活動,行業也變得更加透明。但對于跨界入局的新玩家來說,行業門檻也進一步提高了。

除了行業難度之外,另一個值得注意的要點是,字節跳動的醫療投資網絡,還沒能與自身“基因”進行有機融合。如何把算法、信息、內容等領域的優勢,與新業務進行邏輯匹配,同樣值得關注。

總的來說,“巨無霸”字節還在持續擴張中。但醫療健康因其本身具有的行業特殊性,使得字節過往的增長神話沒那么容易再現。

重重困難阻隔之下,字節跳動最需要的是耐性。

作者:老電

關鍵詞: 抖音張一鳴 買了一家醫院 字節跳動 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