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醫事件后,陶勇的職業重心從門診轉向了科研及其轉化上。多年來,他一直主攻葡萄膜炎,一個窄眾冷門的領域。因為有了多年臨床經驗,他想系統性推廣“眼內液檢測法”——眼睛里可供化驗的液體只有0.1毫升,如果用一根細針提取微量眼液,就能檢測上萬種病原微生物指標。這可以成為眼科精準醫療的一個范例。

持中立甚至反對態度的是習慣了以經驗看病的個別老專家,醫療領域多年來靠的是經驗主義和影像主義。

眼內液檢測一定意義上是對經驗主義和影像主義的顛覆。他為此創立了北京智德醫學檢驗所有限公司,迄今為止全世界專業做眼內液第三方檢驗的公司也僅智德一家。但是稀缺并沒有凸顯價值,反而因為沒有對標公司數年內都拿不到投資。


【資料圖】

但是,陶勇認為自己是帶著“相信”走上了創業的道路。以下是他與騰訊財經的對話:

問:投資人能相信你的“相信”嗎?投資人很難投資自己看不懂、不了解的領域和公司。

陶勇:的確。所以我們在一開始并沒有拿到融資。我記得2016年去參加一個天使基金的路演。投資人問:為什么你們沒有對標公司呢?如果能成的話,一般來說國外應該有對標公司;如果沒有對標公司,大概率可能方向是錯誤的。

fast follow(快速跟進)似乎是國內很多投資人共同的風格。

當時那個投資人還給他認識的眼科大夫打了電話,那個眼科大夫說不需要,我們不用眼內液檢測就可以看病。直到現在,仍有投資人問我這個問題。我只能說這6年來,我們的隊伍、我們主要團結的對象是那些思想更新銳的中青年專家,有過分子生物學背景,或者留洋的博士,他們對精準醫學理念是認同的。

對我們持中立甚至反對態度的,是習慣了以經驗看病的個別老專家。因為我們干的事,一定程度上不是修修補補,而是顛覆。我們就是認為,僅有經驗主義和影像主義對于眼科來說不是最優。所見即所得,可是所見即晚期,對于一雙眼睛來說,當你都看見出血、看見壞死、看見視網膜脫離了,就已經晚了。

全國有1700萬盲和低視力的人,我們要干的就是去改變和顛覆。我不指望我公司的做法能得到大部分人的認同,只能用事實來說服。我們做了6年,現在和我們合作的醫院越來越多(600多家),業績也越來越好。有了數據表現,所以才有投資方在2020年給我們投資了。北極光和遠毅投了Pre-A輪。

我們從沙漠出發,我們知道沙漠缺水,但是對于那些不缺水的人你無法說服他們。

問:智德檢驗是國內做眼內液檢測的第一家公司,就像投資人質疑的,為啥沒有對標,眼內液檢測這是怎樣的一個領域?

陶勇:眼內液精準檢測一開始是我一個人一點一滴做起來的,后來逐漸有志同道合的團隊加入,花了近十年的時間吧,研發出了一整套眼內液檢測技術,填補了國內空白。它可以幫助臨床診斷,我的最終目標是眼科的精準診斷與精準治療。

這項技術可以大幅地縮短眼內液病原檢測的時間。傳統檢測病原微生物培養要三天,現在最快只要一個半小時;過去檢測的敏感度是7.5%到36%,現在可以提升到91%;十年前,一滴眼內液只能檢測一種病原微生物,現在已經可以檢測上萬種。

這套技術解決方案,最終通過北京朝陽醫院的科創中心進行成果轉化,并推廣至全國各地。截至目前,我們已經幫七百多家醫院的六萬多名眼病患者找到了病因。

當然它要不斷的改進,并從臨床上得到反饋。精準檢驗,不像一般的檢驗所,測完了就完了,還得根據臨床檢驗、臨床判斷的結果來印證你到底測的準不準。我們的難度在于眼內液的量特別少,可供檢驗的也就是0.1毫升,在這么少量的液體里要測那么多項的指標很難,萬一測不準怎么辦,那么答案從哪里來?對標的答案就從臨床表現上來。所以不能離開臨床。

問:中國很多創業者中,幾乎很少有0-1的,并不是真正的創新,而是創先,誰把國外成熟的成果拿來,誰就獲勝了。所以創業最關鍵的是善于把握機會。眼內液檢測做的是0-1的事嗎?

陶勇:從模式上來說是的。技術上我覺得還不能完全是。因為這種眼內微量液檢測,多重指標檢測,還有可持續進步的空間。我們有一定的技術領先性,但是我覺得還要繼續加強技術壁壘。

有時候是不是能定義0到1,得靠別人來說;自己來說,有時候不太好說。但是總歸在眼科界干的是以前從來沒有人干的事。

在整個世界,現在也只有我們一家主做眼科精準檢驗的企業。有一些孤獨,但是我們會繼續。

閱讀萬字對話原文

醫生陶勇:創業就是有一點希望又破滅,被反復吊打丨孤勇者

關鍵詞: 創業醫生陶勇選擇孤獨上路 不做fast follow fast